• 本站交流QQ群:129888876 站长QQ:99938111
  • 搜索

    百善先为孝系列小品过年

    2017-6-7 15:48| 发布者: 杭锦新闻| 查看: 2263| 评论: 0

      编剧:闫鹏飞
      时间: 过年。
      地点: 一个农民家里
      人物 :爹————62岁,农民,善良不会心疼自己。
       娘————58岁,农民,朴实。
      儿子————37岁,怕老婆。
      儿媳————35岁,知识分子爱钱。
      孙子————12岁,懂事。
      【幕起,一个房子,一个炕,一个炕桌子,针线活东西。】
      【农历腊月30,房子的门上贴的对联,娘正在给小孙女梳起两个小辫子系上红头绳一片喜气洋洋美好的景象。】
      【老头推门进入,带着一片祥和、高兴的心情,急忙进屋,伸手就要抱住自己心爱的小孙女。】
      娘:诶诶诶,你小心点,一身的凉气别冻着咱们家小孙女!(说罢,就要拉开正要拥抱小孙女的老头子)诶,(看着老头冻红的耳朵)你个死老头子,上街之前我就和你说让你买个帽子,你看看你耳朵,都冻的跟柿子一样了?
      孙女:爷爷爷爷,你看看你自己耳朵冻得,每天上学你都给我捂耳朵,今天我给你捂!(孙女用手暖爷爷的耳朵)
      爹:嘿嘿,爷爷啊没事,抗冻,快看看爷爷给你买什么了!(说罢拿出一个小毛绒玩具给小孙女儿)我还给大军买了皮鞋,给孙子买了羽绒服,给儿媳妇还买了一块表。
      娘:哼,我看你啊,是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自己,喂胖了儿子,饿馊了老子!
      【老头子又从裤兜里掏出了一个红头巾。】
      爹:老伴儿,给你,试试。(说着递给老伴儿)
      娘:这是什么呀?(接住)
      爹:天气冷了,出个门什么的,戴着暖和。来,我给你围上。
      娘:(身子往一边撤)讨厌!(脸上露出高兴的表情)
      爹:都啥年代了,还这么老套!
      【娘围在了头上,照着柜子上的镜子,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爹:人靠衣装马靠鞍,好比中央的郭兰英。来,我仔细瞅瞅,三十多年了,也没跟我享什么福!哎……
      娘:说什么呢?这不也挺好的吗?儿孙满堂!
      爹:(把外套脱了)哎,矣,老伴,饭好了没呀、、、、、、先给我端点来,大早上出门到现在,一口饭没有吃呢,饿死我了。
      娘:啊?你连饭也没吃啊!(边说边把饭往上端)他爹,你好不容易去城里一趟怎么也吃点饭呢?
      爹:(边说边拿起筷子)嗨!吃什么吃,就他们做那饭,不好吃不说,还贵,不值当啊!我今天在街上看到大军和媳妇了。
      娘:那有什么稀罕的,人家一天一趟。
      【两个人正在说话,儿子提着提包上场。】
      孙女:爸爸,爸爸来了!
      儿子:爸 妈 ,你们在呢,诶,(女儿和爸爸亲近)爸爸身上凉,你去一边玩去(女儿做了个鬼脸下)小心冻坏了我们家的小宝贝!
      娘:儿子,今天上街买啥了?
      儿子:爸妈,我和翠花上街买了点年货,顺便给你们和老丈人家都买了点,大过年的大家都开开心心过个年!
      娘: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就咱家那儿媳妇?还知道给我们买东西?
      儿子:(一脸讨好的笑容)娘真的。快看看都给你们买什么了!保证你们满意!我爹上集都买啥了?
      娘:你爹也刚回来,就惦记你们了,看看吧(说完,把一个袋子拉开,一件一件的往出拿)给你买的皮鞋,给大孙子买的羽绒服,还有给翠花买的手表!(大孙女说罢套上羽绒服试衣服,大家齐声说真好看)
      【三个人正在说话,儿媳妇风风火火上场,手里提着一个提包。】
      儿媳:啊哎,爹娘,你们都在啊,爹,我们今天赶集看到你了,大军叫你好几声呢你都没回头,呦爹这是给谁买的手表啊,呵,真带劲哈,劳力士呢!
      儿子:(赶忙上去低眉顺眼说好话)爹给你买的,就想着咱家。
      儿媳:哼,爹,您快看看,这是我和大军给你们买的,来来来!
      娘:(走上前来接过带子看了起来,发现了一个皮帽子,眉开眼笑的对儿媳)呦呦呦,看看啊,还是我们家大军媳妇懂事啊,知道怕你爹耳朵冻坏了,这帽子真好看,来,他爹,你试试!
      【老头子回里屋拿出对联,拿着刷子,正准备贴对联,被老伴拉住。】
      儿媳:(愣了一下把丈夫拉到一边)这帽子是今天我给我爹买的吧?你咋拿这来了?
      儿子:你什么意思啊,大过年的你是不是和我找事啊!
      儿媳:什么找事不找事的,这帽子是买给我爹的!
      儿子:(两手握着媳妇的胳膊)媳妇,我整理东西时不小心放错了!
      媳妇:你说什么?你明知道拿错了,你还不快点给我拿回来?
      【娘上前。】
      娘:这小两口叨咕什么呢?快来看看你爹戴这帽子多合适!
      孙女: 好看好看,爷爷戴这帽子最好看了,爷爷这回你就不冷了,嘿嘿!
      媳妇: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一边玩去。哎呀,妈,这哪合适啊,这不大一圈呢吗!我爹戴着能舒服吗?
      娘: (一边帮老头整理帽子一边说)我看不大挺好的。
      【儿子把媳妇拉倒舞台另一侧。】
      儿子:啊,妈我看着还行啊!(转头对媳妇说)这大过年的,我已经给爹戴上了,咱回头再给你爹买一个就行了。
      儿媳:买,就你一个月挣那点死工资,别说买衣服了,就是打麻将也不够,不行,我得要回来。
      【儿媳妇说完话,扭头朝父母走过去。】
      儿媳:爹,这帽子合适吗?(边说边摸着帽)
      爹:这帽子挺好看的,也很舒服,不过就是大了点。
      媳妇:爹,大,大啊,那就别带了!大军也不会买东西,不合适,戴着多不舒服啊!改天我给你买个布的,那舒服。
      【爹苦苦的一笑把帽子拿下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哄着小孙女玩去了,娘在一旁生气,但又不清楚状况不敢多说什么,欲言又止的看着小两口的行为。】
      【儿子准备上前拿帽子,儿媳抢先一步,拿到手里,把大军拽一旁。】
      媳妇:你脑子进水了,那个皮帽子好几百块钱呢!那是买给我爹戴的,我爹那可是干部。
      儿子:什么干部啊,不就是一个村长吗?
      媳妇:村长那也叫干部!
      儿子:(上前一步)媳妇呀,我对你多好呀!(握住媳妇的胳膊)家里剩饭剩菜我全吃,脏活累活我全包,家里的闲气我全受,这点面子也不给我呀!
      儿媳:这不是面子不面子的问题,再说了这帽子也不适合你爹戴,你爹脑袋那么小,戴上帽子出去,遇个刮风下雨啥的,那几百块钱不就嗖的一下被风刮走了吗?
      【儿子儿媳两个人在舞台的一侧。】
      爹 :老伴,你快去瞅瞅,帽子怎么样的没有关系,这大过年的吵什么呀?
      儿子:妈不是说了吗?挂个里子就行了,你就别要了,改天给你爸买一个就行了。
      儿媳:不行,我今天就非拿走不可,别跟我磨叽,我告诉你今儿这事是你惹得,你得给我整明白了!不然我和你没完!
      【娘走上来】
      娘 :翠花呀,这咋还吵起来了呢,别吵,大了没关系,我看这帽子挺适合你爹的,戴上还真有点那领导的样儿。
      儿媳:娘,我爹头那么小!再说了,那皮帽子卡的头疼,厚重,戴在头上呀,沉。还有我爹每天下地干活不适合带这个,改天,改天,我在给他买一个布的,那轻巧,舒服。
      【娘上前从翠花手里抢回帽子。】
      娘 :我觉得这皮的和布的没什么区别,这不都是帽子吗?有个不就行了,别再乱花钱了。
      儿媳:娘(儿媳非常的急,双脚在地上跺,从娘的手里抢回帽子)你看,这帽子有点磨破皮了,我拿去换一个。
      【儿子上去拉住媳妇抢过帽子。】
      儿子:(小声地)媳妇,爹都试好了,面料,样式,做工呀,爹都喜欢,你就让爹戴上吧!
      【儿子递给娘帽子】
      娘:对,这老不死的,这也难得儿子的一片孝心呀。(边说边走到爹面前把帽戴上)
      儿媳:娘,您说这话我可就不愿意听了,你儿子那是孝心,那我这就不是孝心啦。
      (边说边拉开提一把东西)你看我给你们买的蛋糕,糖呀,都是补品。你们都上了年纪了,牙也不好使了,岁数大了消化不好,多吃些这些东西助消化的。帽子我还是拿回去吧,改天再给爹买个合适的。
      娘:拿哪去啊?我儿子给他爹买的,管它大不大,合适不合适的呢,我们都喜欢!大军,你媳妇,这是想怎么着啊?
      媳妇:娘,我也没想怎么着呀,这不给你买补品了吗?你还想要怎么着呀!
      娘:你那也叫补品呀!
      儿媳:这不叫补品叫啥呀!这……哎呀娘, 我爹戴这帽子就是不合适!
      娘:我看你爹戴这帽子就挺合适!
      【儿子上前一步。】
      儿子:媳妇你就别闹了,行不?这妈一会儿生气了,大过年的闹啥啊?
      儿媳:你个完蛋玩意儿,你还和我扯这些没用的,不行,这帽子我必须要回来!
      娘:儿子,你怎么管你媳妇的,她跟她妈也这样吗?
      媳妇:我跟我妈,我妈那是亲妈,不挑我!
      娘:是,不挑你,你给你家买的是啥,拿这来的是啥,还怪我挑你,你这帽子不就是给你爹买的吗,你墨迹这么多不就是想给你爹要回去吗?
      儿子:媳妇啊……
      【爹上前。】
      爹:都别吵了(手里拿着帽子)翠花呀,这帽子你拿回去吧。我是农民,不适合,你给你爹戴吧!他是村长,戴上体面。
      【媳妇接过帽子。】
      儿媳:(手里摸着帽子)还是我爹明白事理。
      【孙女上。】
      孙女:爷爷,爷爷这是我送给你的帽子!说罢,拿着一个崭新的帽子给爷爷戴在头上!
      爹:呦,快看看这小耳朵冻得通红!来爷爷给你唔唔!(娘也一把搂住小孙女,温情的画面)
      孙女:爷爷,我要放炮!
      【爹带着孙女走下。】
      爹:走,带我孙女放炮了!
      娘:(手里拿着衣服)等等,等等,外面天气冷,小心感冒!来把衣服穿上。
      【娘追着下舞台。】
      儿子:(指着媳妇)你看看,你看看,你整的这叫什么事!
      【儿子下,儿媳妇迟疑了一下。】
      儿媳:爹、娘、我,……这帽子还是您戴吧!
      【儿媳妇追下。】
      【音乐响起,《可怜天下父母心》,灯光渐渐变暗。】 ---剧终】
      闫鹏飞,鄂尔多斯杭锦旗人,硕士研究生,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戏剧学院,戏剧编剧专业。现任杭锦旗乌兰牧骑编剧。短剧《选择绝路的女人》被吉林省电视台拍摄并播出;论文《浅谈广播电视从业人员的基本素质》发表于《大众文艺》;小品《过年》参加大学生戏剧节,获最佳编剧奖;微电影《幸福追踪》获国际动漫节二等奖;2010-2012年两届国家奖学金获得者,2010年,中国大学生自强之星提名奖。

    手机版|朔方网英文版|朔方网
    GMT+8, 2017-12-15 20:16, Processed in 0.048673 second(s), 21 queries .
    主办单位:杭锦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0477-6621966  
    地址: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原民中院内3号楼417  ( 蒙ICP备12003283号-1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