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站交流QQ群:129888876 站长QQ:99938111
  • 搜索

    巴拉亥“独贵龙”运动

    2016-6-12 09:44| 发布者: 杭锦新闻| 查看: 3042| 评论: 0

      民国29年(1940年),国民党反动政府不顾蒙古民族地区的风俗习惯和伊克昭盟各界人民的反对,在杭锦旗、鄂托克旗和乌审旗三旗交界桃力民地方,设立了“桃力民办事处”,并在附近的杭锦、鄂托克和乌审三旗农业区农民集中居住的地区设乡并设乡公所;同时在这些地区组织了“自卫团”,隶属驻东胜的国民党“伊克昭盟警备司令部”管辖。其任务是反对镇压当地各族人民的进步事业。
      这些“自卫”团队又充当了在牧区大规模开垦荒地的帮凶。国民党反动派在疯狂推行反人民政策的同时,于民国30年(1941年),将桃力民“办公处”改为“办事处”。处内设立若干科室,成为县级权力机构。同时,在杭锦旗沿河地区设立慧民乡、慧成乡和慧德乡,在梁外地区设立民泰乡、民乐乡、民兴乡、民立乡、民和乡、民福乡和隆兴乡,共设立了10个乡公所。并在这些地区组织了“自卫”两个团,团下设大队、中队和分队,隶属“伊克昭盟警备司令部”,以监视杭锦旗的军事、政治、经济活动。在设立这些乡和团队地区,基层组织权利全部落入乡和团队手里,原杭锦旗参令、苏木机构基本上失去了作用。当地商业、农业、水草等税捐和地租均由乡征收,直接影响杭锦旗衙门和王府的经济收入。因此,旗等地方组织与办事处、乡之间产生了不可调和的矛盾。同时,乡公所今天摊派杂税,参令、苏木明天摊派杂税使广大人民群众的负担日益加重。
      桃力民办事处等国民党机构残酷压迫人民群众,特务、地主、流氓、二流子和自卫团队对周围地区农牧民群众剥削以及抢劫、放火、奸淫活动,激起人民群众的极大愤怒和强烈反抗。
      国民党反动派压迫、剥削广大人民群众的同时,民国30年(1941年)10月末,伊克昭盟警备司令部总司令陈长捷带领兵员来到杭锦旗衙门,召集在衙门的大小官员开会。陈长捷在会上命令杭锦旗牧场开垦土地1万亩,以解决军粮和马料问题。旗官员鉴于在清光绪年间杭锦旗境内大面积开垦,致使牧场缩小,影响得牧业人民群众无法生活,才爆发了“独贵龙”运动之先例,故不言语。陈长捷对这种不发言情况大发其怒,掏出手枪指向这些官员喝道“:不杀你们当中的几个人,开垦就推行不开!牲畜的草场重要还是人的口粮重要?”这些官只得同意了开垦。这样杭锦旗境内,在原已经开放的16里宽的户口地边界,纵深丈量开发了达图尔、中图、图格利、阿拉淖尔、托高得、哈拉井科布尔、木独敖包、哈毕尔汗至哈也尔诺门讦等地。在沿河丈量开放了呼和木独、巴拉亥和改更刀亥等地。
      民国31年(1942年)春,在国民党军队站岗警戒下,动犁牛开垦。其境内户口地和敖包、召庙、坟墓地均被开垦耕种。
      广大人民群众痛恨国民党反动派和陈长捷消极抗日、积极反共、压迫剥削人民群众及开垦牧场行为。民国31年(1942年)农历三月,杭锦旗后套西巴嘎、中巴嘎地区的巴嘎助理负责人和牧民组成的“独贵龙”运动兴起,反抗开垦。同时梁外地区的包罗敖包、黄盖,哈也淖韩井至黄河边巴拉亥、呼和木独一带的群众也起来参加“独贵龙”,约有400百多人,集中声讨了国民党反动派和陈长捷不顾人民死活,开垦土地的罪行。然后返回各地分别组织“独贵龙”声讨和反抗开垦。这次“独贵龙”运动的领导人是赛比利(人们称大个子赛比利,女,牧民)、巴图鄂其尔(中巴嘎大庆)、宝德桑(女,牧民),不分喇嘛、贵族、群众、普通人、男女、老少、青年均参加了“独贵龙”。当时,国民党军队持枪威胁“独贵龙”群众,同时加鞭牵牛开垦。牧民群众有的横躺在犁前,有的露出前胸堵在枪口前,特别是赛比利、宝德桑两位女牧民挽起两袖,解开胸衫,用胸口堵住正在瞄准的枪口,对国民党军愤怒言道“:土地和我们的生命一样,要杀有命!”广大群众就这样进行了英勇的斗争。当时“,独贵龙”群众高唱巴拉亥“独贵龙”编的曲:
      “蒙汉历来是兄弟,中央提出顾蒙古族人民,抢走我们的土地,赶走我们的牛羊,五百八十九户地,它是维持生命地,有了人民才有国,人人应该有土地。”
      赛比利、宝德桑等人一方面带领“独贵龙”群众反抗开垦,进行坚决的斗争,一方面向傅作义长官上诉。赛比利、巴图鄂其尔、宝德桑等“独贵龙”运动领导人到了陕坝傅作义长官公署,进院门时,门岗哨兵阻拦不让进去,这时赛比利大踏步走到哨兵前,解开胸衫扣子、挺前胸膛,对哨兵说“:你们开垦耕种了我们牧场,我们现在无法生活,你们不让我们进院时,就向我这里开枪,总之是一命!”门岗让她们进了院门。赛比利等人见到傅作义,对傅作义说“:我们现在在红沙滩(指被开垦的土地)上放牧,已到无法生活地步,你们开垦了土地,我们没有了牧场,牧业生产和草场是我们的生命,所以我们来到这里。你们要杀就杀!否则就要停止开垦,归还土地!”一同去的巴图鄂其尔与傅作义有相当关系,他在旁对傅作义说“:长官,请你深察体谅,由于开垦牧场,我们杭锦旗起来了大规模的牧民“独贵龙”,如果不停止开垦,封闭被垦土地,他们说全部要到这里来。据说其他旗的人们也要同到这里来交涉。”傅作义听其话后很着急,便在夜暮降临时,派了一名参谋,与巴图鄂其尔一同到黄河北岸视察。这个参谋看到,夜间在黄河南岸到处闪烁着篝火,问巴图鄂其尔“:怎么这么多的火?”巴图鄂其尔回答说“:这是鄂尔多斯(独贵龙)的人们安灶作晚饭的火,你看,就这么多!”这个参谋看到到处有火,很惊慌。其实,这些到处燃着的火是“独贵龙”人们为配合上述人员给傅作义施加压力而点燃的。这个参谋迅速返回陕坝,添油加醋,向傅作义报告说“:啊呀,不好!人很多,满滩是灶火,可能有一两万人”。傅作义听了报告很震惊,考虑伊克昭盟这样混乱,对其将产生麻烦,便对赛比利等三人说“:在你们那里开垦土地,全系陈长捷做的事,我不知道。你们既已来我这里,我派专人与他们一同去那里封闭被开垦的土地。”从而接受了“独贵龙”的请求。傅作义派了一名姓苗的参谋与赛比利等人一同出发到了巴拉亥。苗参谋向开垦土地人员宣布道“:封闭开垦土地是傅作义长官的命令。”从而制止了开垦。这次“独贵龙”运动反抗开垦的斗争终告胜利结束。  
    (来源:《杭锦简史》崔永峰著)

    手机版|朔方网英文版|朔方网
    GMT+8, 2017-10-18 04:31, Processed in 0.046067 second(s), 21 queries .
    主办单位:杭锦新闻中心  联系电话:0477-6621966  
    地址:内蒙古鄂尔多斯市杭锦旗原民中院内3号楼417  ( 蒙ICP备12003283号-1 )     

                  
    返回顶部